文/淑文

 

那一年我52歲,突然驚覺人生的路已經走了三分之二,常自許75歲時就可以和「上帝喝咖啡」,在所剩不多的時間中,想要留一段給自己,好好的為自己活。於是常一個人到山上整理過去、省思未來,想寫一個屬於自己的生命故事。

 

StockSnap_9QEVP5YHO3.jpg

 

52歲那年的三月八日,對我來說別具意義,曾經我抗拒「三八」這兩個字,因為那是一般人拿來貶抑女人的形容詞,現在我卻感謝這個日子,給我帶來重生!

 

小學時候,曾經非常怨嘆自己身為女兒身,因為看到大人們對於生女兒的挫敗感,生兒子的喜悅感,雖然不知道真正的理由是什麼?卻也在當下自我期許,我的能力絕不輸給男孩子,於是我很賣力的在農事、家事上表現自己,以證明自己的價值。

 

 

在要出嫁的那一刻,我再次批判自己是一個女兒身,不能像男孩一樣理所當然的在原生家庭回饋父母,他們含辛茹苦把我養大,卻要嫁人。為附和傳統文化的價值觀,我固守女大當嫁的信念,到另一個陌生又從來沒愛過我的家庭付出貢獻,再一次印證大人們所說「生女兒是賠錢貨!」。就這樣,我不認同自己女性的性別,更掉入傳統文化重男輕女的陷阱中,這兩種認定互為因果,他們相互牽絆著。

 

volkan-olmez-523.jpg

 

女性的無價值感,深深影響著我,於是生命過程中,沒有自信,自卑的犧牲自己、委曲求全、附和他人、討好他人。在婚姻關係裡,雖然不快樂,卻仍然深陷傳統主流價值觀的框架中而不自知。曾經上過一些自我成長的課,想要找回兩性中的平衡和內在的平安,但始終曲曲折折地沒有對上焦,然而我並沒有放棄這樣的追尋。

 

終於在三月八日這天,我明白原來否認自己的女性性別,因而否認了自己的價值,這樣的覺知帶給我前所未有的狂喜,我終於找到路,就從這裡開始「尋根之旅」! 猶記得那天,從未有過的衝動地想為自己慶祝,當下決定一個人到附近一家氣氛好、燈光佳的餐廳用餐,我選擇了一個前面掛著一大串裝飾鞭炮的座位,靜靜體會和感受這一刻,深刻感受自己女性的性別,已經到五十二歲了,才真正接納,算是送給自己有生以來最大的禮物!

 

那天在女書店裡,我告訴店員,我要買幫助女性走出傳統桎梏,勇敢做自己的書,她們熱心的拿了二十幾本適合我的書,看著蘇芊玲著作的「不在模範的母親」邊看邊流淚,許多的疑惑和不平衡,終於有了答案,我找到可以指引我,找回女性主體意識的前輩了。經由他們的剖析,讓我更清楚知道,過去的生命過程之形成是怎麼一回事,而未來又要如何往前走!

 

StockSnap_QN4N23UTO1.jpg

 

身為「女性」不是錯,現在我更努力在這個新認知中,重新建構自己生命的故事,女性的主體性,女性的價值,我以身為女性為榮。我也深深祝福自己、女兒、四十九歲便積勞成疾去世的母親、慈祥又沉默的阿嬤,和全天下的女性們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台北晚晴 的頭像
台北晚晴

台北晚晴

台北晚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