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馬子

 

要「照顧媽媽,同時兼顧自己,疼惜自己」是很困難的。 年輕時養育女兒長大,幾天沒有好好睡仍然能撐下去。如今身為「半百老嫗」,這五個多月來我經歷的內外交相逼的大考驗!

 

StockSnap_BG7CZQ5JRN.jpg

 

我娘今年92歲,她的觀念是要在兒子家含飴弄孫終老的,她曾經語出驚人的說:「XXX住到養老院是因為死了兒子!」兩年前家變的她尚未失智,我希望她來和我住,她說住女兒家會給人家笑。去年六月,她硬著頭皮去住在她最不願意去住的兒子家。我是老么,上有兩兄四姐,我從來沒有想到我娘會有一天會由我奉養。

 

從住了十六年高雄兒子家搬到另一個兒子家住不到一年,她兒子就要求托老,她兒子舉家要去美國探親,要求托老一個月。過去十年來幾乎每年春節從初二托老到我上班的前一日,長則半個月,短則五天。我以為這次只是延長為一個月,家裡秩序混亂一個月就能恢復正常…

 

五月三十日我娘來了,她一來我就知道「代誌大條了」, 短短不到一年她嚴重失智、沒有食欲、頻頻如廁,請來的印尼妹妹已經服務一年了中文程度只有三歲幼兒,最擅長的就是打掃和划手機,流理台抽油煙機一天刷五次,只要有空就浸泡在網路世界、戴著耳機與外界隔絕。我娘叫她不理不睬,來五天就晴天霹靂發現我娘血便,經過慢慢的盤問印傭,在她兒子家已經血便一個月,據她說她已數次報告老闆娘了…

 

 

接下來就醫檢查,開刀取出十幾公分直腸腫瘤,印傭完全狀況外,醫護人員交代的事一律說好好好、知道知道知道,每天依然有脫序演出,只好再請台籍看護工25天,我忍無可忍得把那個如裝飾品的印傭退貨!

 

 

我娘住院一個月,終於被我「餵」回來了,出院後感謝老天爺派來一位能勝任的印尼妹妹,終於,我能稍喘一口氣。我娘的體力在出院後一個月慢慢的恢復,從她生病住院兩個月的時間我過著內外交逼的煎熬日子—醫院、家庭、工作……

 

陪母親從死亡的幽谷一路爬上來是我人生難忘的一役…

 

0bbf7812da25.jpg

 

我娘常說她是沒牛駛馬,我是她最後的選擇,把她留在我身邊是因為我沒有更好的抉擇。我想要心安理得的老去,我無法閉著眼睛說服我自己:將她送到我明知是對她不利的地方。我不願預先下定論說我做不到,去做就對了,一路走一路修正,總會找到一條可行之路。

 

我娘愛唱歌、愛和人聊天、喜歡去公園運動,我盡量製造機會讓她參加日語歌唱班、陪她唱KTV、找人陪他聊天。隨著她身體慢慢穩定,我也慢慢的恢復過往的生活,繼續我半農半X的生活,上社大學習發酵學,假日去郊遊爬山、三不五時和同學、朋友聚餐聊天。接下來還要安排旅行,我必須照顧好我自己,才能有力氣陪伴我娘走下去。我常常告訴我娘:「阿母!每天天亮看到太陽都要感恩的說『謝謝老天爺!我又賺到一天了!』

 

感謝老天爺讓我能找到好幫手,讓我有體力可以兼顧家庭和工作,每過一天,我就多賺到一天有娘相伴的日子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台北晚晴 的頭像
台北晚晴

台北晚晴

台北晚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